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熟习台湾历史的人或许知道,自日治时期开始直到战后时期,走过台湾百年荣景,在地方上具有相当影响力的5大家族,分别为基隆颜家、板桥林家、雾峰林家、鹿港辜家和高雄陈家。

独霸一方的矿业王国

当时颜家的当家者颜云年,和日本人关係良好,仅仅23岁就获得了基隆山周边的承租採矿权,之后更持续向周边拓展。到了1914年时,颜家已租下瑞芳的所有矿区,那时的颜云年才40岁。1900年代初期的颜家,事业如日中天。如果大家听过「九份」这个地名由来的说法,就知道过去的九份,是一个只有「9户人家」的小小山城。但是因为在颜云年引领的矿业发展下,这个小山头变身成为容下3、4万人口的不夜城,各行各业林立,轻便铁路和自动车路相继兴建,九份甚至有「小香港」之称。

九份的黄金时代,也是颜家「台阳王国」的黄金时代。被称为炭王金霸的基隆颜家,每年可以生产黄金1500两、煤200万吨,相当于掌握全台湾超过3分之2的煤矿产量。当时的「台阳矿业株式会社」拥有6000名矿工、300多名职员,更有实力兴建铁路——现在仍在运行的「平溪支线」,就是颜云年为了方便运送金矿所铺设。而颜家人的宅邸「陋园」,则是向日本人木村久太郎所购入的「木村御殿」,从入口处走到主屋,竟然有一公里远,史料也称:「园楼阁亭榭,揉合和洋设计,典雅精緻,布局自然」既然有亭台楼阁、花园水榭,不难想像规模与气势之宏大。

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基隆颜家的「陋园」列为日治时期的台湾三大名园之一,为纪念颜家先祖们身陋巷而命名,然而其实一点也不简陋,「陋园」佔地约6万多坪,前身为日治时期的「木村御殿」,1918年由爱好赋诗的颜云年买下。成为文人雅士云集的场所。
从「金裕丰号」到「台阳矿业株式会社」

颜家在台湾崛起的轨迹,可以往回追溯到清代。颜家在台的开祖颜浩妥,在清乾隆40年间,离开了福建安溪县,来到台湾大肚溪一带,从事石材开採。而他的后代在经过几番迁徙之后,终于1847年定居八堵,持续开垦的事业,尤其他们看中当时基隆渔港的兴起,对燃料的需求必然大幅提升,更是特别致力于煤矿的开採。

1895年,日本统治台湾,台湾的煤矿业完全被日本人掌握,颜家的矿业当然也被徵收。但是没几年后,日本人经营不善,矿业发展每况愈下。本来被颜家往文路栽培,从小学习四书五经,打算赴京应考当官,甚至连日文都能娴熟的听说读写的颜云年,靠着语言上的优势,不只通过考试,成为防止盗金的巡警人员,同时也是日台之间的翻译,建立了他和日本人之间的良好关係。当日本人在九份金瓜石的矿业生意做不下去时,颜云年跳出来承接了基隆山周边的承租採矿权,设立「金裕丰号」,这时是1899年。5年后,他陆续取得瑞芳、猴硐及深澳、平溪石底、五堵、三峡、板寮等地的採矿权,由此奠定了颜家矿产事业。

和日本人不同的是,颜云年并不一手统包开採所有矿脉,而是採用更能激起劳工动力的「三级包租制」——将矿坑分包下去让小的包商自行开採。换句话说,挖多少、赚多少,这些小型的採矿团队,都抱着「中金仔」就能一夜致富的心态,拿命来拼一个可能性。也因此九份的淘金热,在当时蔚为风潮。

1920年,颜云年正式购入了日本人手上的所有矿权,进一步将「台北炭矿株式会社」更名为「台阳矿业株式会社」,併入瑞芳金矿,成了掌握金、煤矿的大企业。颜家的野心不止于此,他们的经营投资遍及矿业、交通、木材、金融、水产、造船、仓储、化工、拓殖、食品、保险⋯⋯等领域,台阳的全盛时期拥有50几间公司,规模十分惊人。

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台阳矿业株式会社」是台湾矿业史上重要的一页,年煤矿产量佔据北台湾4分之3的产能,更是日治时期少数能与日本人抗衡的台湾人经营的矿业公司。
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回顾颜家独霸台湾煤矿界,要从明治37年取得三瓜子煤矿(现瑞芳车站前)的开採权谈起,后续更取得猴硐、瑞芳一带及深澳、石底、五堵、三峡、板寮等地的採矿权,奠定了颜氏家族的煤矿基业。
商业的皮肤下,流窜着艺术的血

颜家人虽然以商业、矿业奠定家业,但是家族中向来不乏学术、艺术的爱好者。如同前文所提到的,颜云年少年时,背负着当官的使命成长,饱读诗书,后来在因缘际会下进入矿/商业领域,这并不妨碍他对诗词的爱好。颜云年喜欢吟诗作对,当年基隆的「环镜楼」落成时,他先后召开两次全台诗人大会,购入陋园之后,也以诗会友,并在会后编辑「陋园吟集」。至于第二代的掌门人颜钦贤,更是全力兴学,现在九份的钦贤国中,就是为了感谢他捐地建校而以他为名。到了第3代,颜家出了台湾知名地质学家颜沧波,于国立台湾大学和国立中央大学任教,他的弟弟颜沧涛则是化学家,曾于国立台湾大学农业化学系任教。

家族中最有名的艺术家,莫过于台日混血的一青妙和一青窈姐妹,妙是牙医、作家,也是表演艺术工作者,窈则是歌手,2002年以一首陪哭,红遍台湾和日本。他们的父亲,正是颜钦贤的长子颜惠民。颜惠民在日本求学时期,认识了平民女子一青和枝,门户相差甚远的两人要结婚,在家族中还一度掀起了轩然大波。

根据一青妙的作品《我的箱子》所描述,他的父亲颜惠民是一个只要有酒、有烟,就能把日子过得滋润舒适的自由男子。但是他这种怡然自在的性格,却因为家族的安排而失落茫然。颜惠民出生于1928年,在10岁的时候,以企业接班人的身份,被送到了日本接受教育,住进了贵族中的贵族,当时的日本首相犬养毅家中。同学认为他「散发着温和而坚强的气质」,他们家的老员工也说颜惠民是一位「温文儒雅的绅士,不愠不火」。但是这样的他,却曾经因为日本战败,心灵上遭受强烈打击,而掉光了眉毛。他为了接手家业而返台之后,因为语言文化的隔阂,对台湾政治、经济、社会状况不适应,甚至一度将自己禁闭在房中的困境里。

终其一生,我们可以说颜惠民都在不断地探问「我是谁?」一青妙在书中,是这幺描写他的父亲颜惠民:「时代操弄下,被捲入历史悲剧中丧失自我的父亲。被日本抛弃、被台湾放弃,怀着满腔空虚,找不到价值观可循的父亲。不向任何人示弱、抱怨,独自跟内心不断困斗的父亲。」

因为成长环境,他几乎可以说是被教养为日本人,但是台湾,那个他出生的岛屿,对他的呼求却又有着血统上的天生自然。他的个性喜爱自由自在,却必须接掌庞大企业。自我认同的难题该如何解决,对颜惠民来说似乎永远寻求不得,却又难以放弃。

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终其一生,我们可以说颜惠民(左)都在不断地探问「我是谁」;自我认同的难题该如何解决,对他来说似乎永远寻求不得,却又难以放弃。
两种文化冲突,一种世代交织

石油崛起之后,煤矿的需求量锐减,1983年颜钦贤去世,台阳转投资的公司陆续收摊,而造船、交通等事业也接连出售。回想台阳当年称霸九份山头、日进斗金的气势,再对照今天朴实、低调的持家风格,最能体现其中况味的人,或许就属颜家第三代,台日混血,东京出生九份长大的一青妙。

她看着在家族及文化的矛盾中徘徊摆荡的父亲颜惠民,和性格坚韧又充满能量的母亲一青和枝,是怎幺样在彼此的异地中追寻认同,在动荡下找到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而妙自己,作为同时乘载两种文化、两种社会地位的集合体,她大概能既超然又切身地,看待世家大族从盛极一时到回归寻常百姓。

虽然在颜惠民过世之后,一青妙跟着母亲、妹妹返回东京生活,但由于她母亲所持有的一口箱子,让妙踏着箱子里的一封封书信、一张张照片,回到了童年,回到那个住在台湾基隆,有着大宅大院、佣人长工的童年。那个父亲会写很多很多信跟自己沟通,也会躲在房间里借酒浇愁,几十天不踏出房门的童年;那个母亲努力学讲台湾话、做台湾菜,用行动力展示对父亲的支持和爱恋的童年;而这一切都在《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中,有着细腻动人的呈现。

像是喝完茶后杯上的余温,夜半月下的桂花残香,曾经雄霸北台湾的基隆颜家,少了正午日头的熊熊气焰,反倒成了让人忍不住看得出神着迷,让云朵滚上金边的向晚暖阳。

炭王金霸一代颜家:台湾最神秘低调的地方望族
为入戏前往废弃国英坑的郑有杰,在《时光的手箱》中饰演颜惠民。现今已是废弃矿坑的台阳矿业国英坑,曾是九份最大坑道之一,在台湾採金产业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国英坑又称九号硐或九番坑,为纪念台阳矿业公司创建人颜国年及所长翁山英而来。

演出资讯

名称: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时间:2019/03/07-2019/03/10地点: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台北市八德路三段25号)购票:时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A Suitcase of Memories)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手机版|科技生活第一|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利全站app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ed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