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偏见藏在地图里:相互抹黑或理解的双面刃

文化观察》偏见藏在地图里:相互抹黑或理解的双面刃

「文化观察」单元由文化研究学会与阅读誌共同企画,以台湾近期出版品为引,介绍学术的理论观念,每月定期刊登。

在1961年的电影名作《第凡内早餐》里,好莱坞永远的优雅女神奥黛丽.赫本活灵活现地饰演了由乡下来到纽约大都会的年轻社交名媛,穿着打扮极有品味,但其实是个运用美色到处骗吃骗喝、一心嚮往嫁入豪门的交际花。

赫本在电影里戴着大墨镜、身穿法国名牌服饰的形象深植人心,其中的黑色小洋装迄今仍被时尚界奉为优雅女性的必备基本款,其影响力之大可见一斑。然而,虽说这部电影已被视作经典,片中的一个角色Yunioshi先生,却显露出当时美国人对于日本人,或甚至扩及到对亚裔人的某种偏见。


《第凡内早餐》片中的Yunioshi先生,被批为丑化亚裔人士。(图片来源:wiki)

剧中的Yunioshi先生是女主角荷莉的邻居,个头矮小又暴牙,操着奇怪口音的英文,是个日籍摄影师。因为荷莉常忘了带钥匙,往往在半夜或凌晨按他家电铃请他开门。Yunioshi虽然不堪其扰屡屡抗议,但只要荷莉巧笑倩兮,讨好地说有空一定让他为她拍照,他就像是得到恩典般地概括承受。

这部影片上映当时,大家都讚赏扮演Yunioshi的白人演员米基.鲁尼(Mickey Rooney)演技绝佳,为电影製造了不少笑点。一直要到1990年代,亚裔人士开始争取主权、强调自身文化认同,这时大家才开始批判这部影片对亚裔人士的丑化。使问题更加严重的是,饰演这个丑角的,甚至不是亚裔演员、而是一名白人演员,因此有论者指出,这不仅是一种伤害,更是一种侮辱。

穿透力强大的偏见

影视媒体所再现的刻板印象,往往透过戏剧包装或迷人的叙事,让人忘了其巨大的穿透力,甚至在潜移默化中内化了其中的价值观而不自觉。在人类历史上,有关偏见和刻板印象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过,无论是种族、性别、性取向、年龄、国籍、族裔、阶级、宗教、体型或疾病等等,都有可能成为偏见的来源。我们对于特定团体形成偏颇的看法与不友善的态度,可能进一步造成对该团体成员产生歧视和排挤。

过去数十年来,由于全球化趋势的推波助澜,人口、文化、资讯、经济、科技和金融的流动日益频繁密集,我们一方面置身于更加多元的社会里,另一方面似乎又愈益强调自我与他者的分别。我们试图区辨出「在地的」、「外来的」差异,以标示出自身的独特性。只是在区隔人我之分、内外之别时,我们往往会以偏见和刻板印象,去定义与自身不同的族群,甚或以歧视和仇恨的态度去面对特定团体。

2009年1月,俄国与乌克兰发生龃龉,引发欧洲短暂的天然气供应危机。出生于保加利亚的图像设计家杨科.茨维可夫(Yanko Tsvetkov)随手创作了一幅欧洲讽刺地图,将俄罗斯描述为「偏执石油帝国」、欧盟则是「农民津贴联盟」。随着这幅讽刺地图在全球网路迅速疯传,茨维可夫开始将日常的观察化做製图大业,启动「绘製刻板印象地图」的计画,累积了四十余幅作品,也因此跃身成为欧洲网红。


茨维可夫的讽刺地图在网路引起疯传。(图片来源:《偏见地图 1》,行路出版提供)

2013年,《偏见地图1:绘製成见》于焉诞生,接着《偏见地图2:航向地平线》也在2014年问世,繁体版今(2017)年4月发行,也在畅销排行榜上创下佳绩,显见他的欧洲式幽默也打动了我们,对于他酸言酸语所刻画的世界刻板印象,我们同样也颇有共鸣。

丑化、抺黑,藉民族情结散播偏见

茨维可夫在书中嘲讽地说,人类文明最早驯养的动物并不是狗,而是代罪羔羊。他也直言,「丑化抹黑可不是近代发明的新鲜事,民族情结更是散播偏见的沃土。」当我们看到了美国总统川普的言论,或是欧洲这几年日益高涨的反移民情绪,我们很清楚他说的是事实。

他回溯了古代希腊、中国的世界观,点出从古到今的世界文明都有「唯我独尊、外人皆是邪恶化身」的论述,13世纪的地图更是融合神话、宗教、地理和历史为一幅百科全书式的拼贴画,让人从绘图中去想像理解世界。他虽然主张改变认知的第一步是从心理着手,而不是从历史开始,但是他所绘製的讽刺地图却与历史息息相关,无一不是奠基在此时此刻与历史的连结而提出的某种诠释和想像。


脸书用户眼中的世界。(图片来源:《偏见地图 2》,行路出版提供)

地图的目的原是帮助我们定位,了解地理相关位置,但是做为图像沟通工具,地图也承载了其他的意义与功用。茨维可夫身为图像设计师,深谙箇中道理。他用简单的地图概念,标注了他的独到评论和分类,让人一目了然(不过前提是你原本就能清楚辨识他所标示的位置究竟是地球上的哪个国家、哪个地方,否则可能还是会有理解障碍)。

虽说讨论偏见与刻板印象有时像是双面刃,当你再现这些既定观点时,或许不免有再加强化之嫌。但茨维可夫强调,他的目的是以诙谐讽刺手法娱乐读者,让读者在嬉笑怒骂之间,明白人类的盲点与愚蠢所带来的伤害。

从地图看知识与权力的发展

相较于茨维可夫的不正经,约翰.克拉克(John O.E. Clark)的《改变历史的地图与製图师:藏在地图里的智识美学与权力游戏》和杰瑞.波顿(Jerry Brotton)的《十二幅地图看世界史》,则是以宏观视野、渊博知识,来检视地图绘製与人类发展、世界现况的严肃着作。

编辑出身的克拉克这部作品,从古老的泥板地图、中国製图学到敦克尔克大撤退、以色列建国地图等,无所不包,甚至还讨论到幻想虚构的亚特兰提斯及托尔金的中土世界。他强调,地图的绘製不仅代表了人们如何理解、建构其所处地域及与週遭人事的疆界,同时也透过种种製图科技,掌控知识,进而扩充权力。

至于历史学家波顿的着作,则不仅探究古代地图所带来的冲击与影响,更进一步质问「Google Map」和「Google地球」所引发的变革与认知。

诚如波顿在文中所说,「所谓準确的世界地图根本不存在,将来也不会有。弔诡的是我们不可能不靠地图来了解世界,又绝对不能用地图来再现世界。」只可惜,有这样见识的人毕竟还是有限,我们所建构的世界往往是透过脑中充满偏见的认知地图而展现,这也是为什幺茨维可夫的着作会如此疯传的原因。


世界不断在改变,地图亦然。(图片来源:Google地球)

负面的刻版印象加深彼此的不信任

英国当代最重要的文化研究学者史都华.霍尔(Stuart Hall)长期关注文化认同、再现政治与文化生产等议题,他对于刻板印象与偏见也有相当深入的探讨。

出生牙买加的霍尔,1950年代来到前殖民母国英国的牛津大学接受精英教育,个人的成长经验和养成背景,使得他对种族、族裔及阶级等议题的观察分外敏锐犀利。他在〈再现的作品〉(The Work of Representation)一文中分析刻板印象的形成,指出我们总是运用各种分类去理解週遭事物,透过较大的分类如阶级、性别、年龄、国籍及性取向等,我们得以定义他人所隶属的团体,归纳出其属性和特色。

在某种程度上,刻板印象帮助我们维繫社会和象徵秩序,使我们在与他人互动时,得以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相互辨识及沟通。不幸的是,这些刻板印象往往具有强烈的负面意涵,就像《偏见地图2:航向地平线》里所绘製的「印度眼中的亚洲2015」地图,中国成了「垃圾工厂」、巴基斯坦则等同于「自杀炸弹客」。这样的偏见无助于自我与他者的互相了解,印度与巴基斯坦长期的历史纠葛与宗教对立,更加深了彼此的不信任。

看见偏见,并试着超越它

霍尔强调再现、差异与权力的连结,掌握知识与权力者得以运用各种再现去强化某种观点,区分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并赋与某种优劣位阶。站在主流位置者因而会去排挤歧视和他不同的群体成员,甚至动用法律及武力亦在所不惜。

若是放在当今的脉络来看,我们可以理解到,这样的作法,有可能导致像反对多元文化和移民政策的挪威极端份子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在2011年犯下的恐怖行动,冷血杀害69名无辜青少年,或者如中共数十年来对新疆维吾尔族的高压统治。今年4月,中国政府甚至提出一份维吾尔族人命名限制列表,如果新生儿取名违反规定,就不得报户口。这些都是偏见与歧视的极端例子,但却持续地发生在我们这个世界上。

茨维可夫的作品用辛辣促狭的笔触带领我们看见偏见,但最终他还是希望我们去了解种种的文化差异,「思考怎样增进彼此了解。或许了解就像是生命里的其他事物一样,最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目标。」如果我们总是充满着好奇心去探索一切未知和不熟悉的人事物,就像克拉克和波顿在其作品中想传达的讯息一样,那幺我们就可以在过程中得到更大的乐趣,也丰富了自我的可能性。即使语言文化的转译有时令我们迷失,但各式各样的地图应该帮助我们找到某种座标,让我们得以自我定位。

 

偏见地图1:绘製成见
Atlas of Prejudice: Mapping Stereotypes
作者:杨科・茨维可夫(Yanko Tsvetkov)
译者:朱怡康
出版:行路出版
定价:各380元
【内容简介➤】

 


偏见地图2:航向海平线
Atlas of Prejudice 2: Chasing Horizons

作者:杨科・茨维可夫(Yanko Tsvetkov)
译者:朱怡康
出版:行路出版
定价:38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杨科・茨维可夫
保加利亚艺术家,以英文写作,定居西班牙。保加利亚在1990年由社会主义国家改为共和制国家。茨维可夫认为,由于他生长的文化向世界开放没多久,这使得他对教条免疫、珍惜选择,也让他对未知、不寻常的事物心存好奇,而非憎恶。

自命为探险家的他,深信好奇是自己最大的资产,而毕生志业就是去满足好奇。他于1976在黑海海港瓦尔纳(Varna)出生,在共产主义下长大。洗脑洗得好,从小知道怕美国前总统雷根和他的核子武器。车诺比核电厂在他10岁生日当天準时爆炸,令他的青春期有个难忘的开始。3年后,连共产主义都被时局碾得粉身碎骨。他去德语学校上学,学了很多有用的德文(例如lebensmüde),后来在保加利亚海军告别了青春期。

茨维可夫拿到电影摄影学位后,满腔热血追逐少年时的奥斯卡梦,无奈电影界欠缺主动、製作牛步,给他硬生生浇了一头冷水。他悲愤之余,独立自主魂熊熊燃起,卖了摄影机买台电脑,疯狂迷上修图、绘图、图像设计和写作。这段期间他取绰号alphadesigner,开了个人网站。

他曾游历各国,穿过湿搭搭的丛林,越过热死人的沙漠,大都市里的计程车也搭了不少。游山玩水之余,他学会4种语言,把所见所闻写在纸上、印在脑里。2009年他信手拈来一幅画,向朋友解释世界政局,没想到引发乡民疯传,让他一年之内红遍全球,从此沉浸在热情粉丝无穷的爱里。当然,偶尔他也会收到干谯信。

杨科・茨维可夫的座右铭是「绝不抱怨」。他几乎没遵守过。

 

 

改变历史的地图与製图师:藏在地图里的智识美学与权力游戏
Map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作者:约翰‧克拉克(John O.E. Clark)
译者:曾雅瑜
出版:大写出版
定价:56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约翰‧克拉克
作家,编辑。编撰英文字典、百科和各种知识书籍。专注于研究致力创新的製图师,如:爱德蒙・哈雷(Edmond Halley)、亚历山大・洪堡德(Alwxander von Humboldt)、威廉・史密斯(William Smith)等人。

 

 

十二幅地图看世界史:从科学、政治、宗教和帝国,到民族主义、贸易和全球化,十二个面向,拼出人类历史的全貌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Twelve Maps
作者:杰瑞‧波顿(Jerry Brotton)
译者:杨惠君
出版:马可孛罗出版 
定价:65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杰瑞‧波顿
历史学家,伦敦玛莉皇后大学文艺复兴研究教授,也是研究地图历史和文艺复兴製图领域的重要专家学者,他的着作《The Sale of the Late King's Goods》是塞缪尔‧约翰逊奖(Samuel Johnson Prize)和西塞尔提尔曼奖(Hessell-Tiltman History Prize)的决选之作。在2010年,更被英国BBC第四频道邀请主持系列节目《地图:权力、掠夺与占有》(Maps: Power, Plunder and Possession)。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手机版|科技生活第一|网站地图 申博信誉怎么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sun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