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劫母子出动鎗械闯组屋‧取走钥匙书包

匪劫母子出动鎗械闯组屋‧取走钥匙书包(吉隆坡)由一名华裔及2名印裔组成的匪党,出动鎗械到中下层聚居的组屋打抢。3匪趁天未破晓之际,闯入组屋住家抢劫一对正在熟睡的母子,在离去时放下狠话,警告受害者若报警将会对其不利。此外,匪徒在抢劫财物后,也把受害者所有钥匙,包括住家及轿车钥匙,以及儿子的书包也一併抢去,此举叫人费解。这起劫案于今日(週五,7月9日)凌晨5时40分,发生在甲洞增江北区的太子园组屋区3楼某单位。46岁女受害者(批发菜贩)和幼子(18岁)共住。警告母子勿报案警方消息指出,3名匪徒持鎗及巴冷刀一闯入住家,就用床被捆绑2名受害者及发出警告,然后翻箱倒柜大肆搜索,在逗留20分钟后,就抢走1万5000令吉现款、3部手机、9枚戒指、1条金链及1部手提电脑,临走前还把电话线剪断,阻止受害者报警,过后就乘坐一辆银色的日产轿车逃去。事发后,警方派员到场展开调查,同时也派出鑒证组到场搜集蛛丝马迹,直到目前警方仍未逮捕任何人。据女受害者也指出,就读中五的儿子在清晨6时就要準备上学,可是匪徒却连儿子的书包也抢去,因此儿子也只能在呆在家,以及陪伴她去报案录取口供等。她指出,匪徒可能是使用万能匙来打开铁门的两个锁头,然后再撬开木门闯入抢劫,事发后匪徒把两个锁头也带走,因此女受害者只好向邻居借来一个锁头来暂用。事发后,大儿子及媳妇也赶抵回来了解情况,以及收拾凌乱不堪的屋子。据了解,这也是当地组屋于3年前入伙后,第二次发生劫案,上一次的劫案已是3年前的事情了。当地居民大都是来自增江北区,在长屋被拆后被安排到组屋定居,至于女受害者的丈夫及长子两夫妻,于一个月前搬出外,居住在国联花园,因此案发单位仅剩受害者两母子。干案前曾视察环境女受害者声称本身没得罪人,而且向来衣着朴素,从不以商人自居,因此万万没想到会有人上门抢劫。据了解,案发的组屋区共有3名在批发市场做生意的老闆,除了受害者,尚有2名分别经营杂货店及批发猪肉的老闆,受害者于3年前正式成为批发蔬菜老闆。她相信匪徒在附近视察了一段时间,趁週五凌晨时分闯入抢劫,因此她希望警方可从电梯处的闭路电视记录找到嫌犯下落。“当地的每部电梯都装有闭路电视,也许之前他们在视察时镜头曾拍下他们面貌,可惜是楼梯口却没有装上,相信匪徒是从楼梯逃去。”据了解,当地居民每月需给约60令吉的杂费,当中也包括闭路电视的操作费,以监督偷窃案发生。居民也指出,当地治安并不好,曾发生多起摩多被偷窃案件,以及零零星星的窃案。一名邻居指出,週五凌晨3时左右,她正在煮食曾探头望外,却没看到任何可疑人士,过后她于4时左右去菜市场,也没听到有事发生,因此相信案发经过大约是5时许。“在这之前我们曾看过一名陌生印裔男子在下午时分在当地徘徊,感觉好像是在看环境,但一切有待警方调查。”匪称要钱不要命女受害者在事发后仍心有余悸,她在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匪徒一进入第一句话就声明他们要钱不是要命,而且也清楚知道她在批发市场经营批发生意。“週五凌晨时分,我感到身体不舒服,因此没有如往常般于凌晨2时去士拉央批发市场;大约在4时左右,我起床吃葯然后就回房继续睡觉,过后却突然听到有人声,一睁开眼就看到2名印裔及1名华裔匪徒闯入房间了,3人身高5尺以上,而华裔匪徒则比较瘦小。”她说,当时儿子还在旁熟睡,而华裔匪徒第一句话就表示他们知道她是经营蔬菜生意,然后就用床被把儿子上半身捆绑,以免他看到匪徒的样貌。“华裔匪徒的态度比较“温和”,但另外2名印裔匪徒则非常兇狠,甚至要捆绑我们的双手;而我则向他们哀求,因为我患有高血压,我们是不会反抗的,最终匪徒就丢来一张床被,要我自行覆盖,不可探头观望。”她表示,匪徒似乎很清楚她的身份和住家情况,因此在闯入后就表明要她用于生意上週转的现款,过后连她藏在房间各处的金饰品也搜出。儿子一度想反抗女受害者说,过后就听到匪徒大肆搜索,而且还多次追问她做生意的现款,在顾及安全下她只好指向放在餐桌上的公事包,儿子一度想挣扎反抗,但最终还是被她安抚,而匪徒在得逞后就逃去。“庆幸是我们母子都没有事,在匪徒搜索财物时,儿子曾想要挣扎反抗,幸好及时被我按住,否则分分钟没命,试想想当时匪徒还拿鎗和巴冷刀的。”不过,她表示担心匪徒在新闻见报后会上门“找麻烦”,因此不愿向记者透露姓名,仅愿意透露案发经过。‧2010.07.09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申博官网手机版|科技生活第一|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2016申博sunbe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66psb